红旗(二)–张国焘的发家史

张国焘是一个小人,小人重利,为了利益可以抛弃一切,君子重义,为了理想可以放弃生命,舍生取义,邓中夏、瞿秋白等等这些都是君子。

举两个例子就明白了。

叛逃之前,张在中共党内的地位一直非常高,主要是因为他有两个令人炫目的政治资本:第一是唯一向列宁当面汇报工作的中共领导人,第二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

大家觉得向列宁汇报工作可能没啥,实际上在一个圈子内部,这种经历异常重要,为啥跟巴菲特吃一顿饭那么贵,还不是因为他是金融圈的超级大佬,身上的光环可以亮瞎围观群众钛合金的狗眼。

汪精卫在国民党内部,只是一个小字辈,可是孙中山去世的时候,他在孙的身边,起草了“总理遗嘱”,这玩意就是他最大的政治资本,从此以后,开口总理说,闭口总理说,在国民党内,谁敢反驳?简直所向披靡,也只有蒋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才能把他搞定。

话题再转回来,1928年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国焘被委任为驻共产国际代表,开始了两年多的驻莫斯科生涯,在向共产国际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会场中有一个叫王明的年轻翻译,没注意到的主要原因是,这仅仅是一个小翻译,并且太年轻了,只有24岁。

另外一个原因是张国焘非常傲气,他怎么会特别留意一个无名小卒呢?张出生于富裕的地主家庭,在北京大学的时候得到革命导师陈独秀和李大钊的赏识,是五四运动的潮头兵,学生运动的风云人物,当年图书管理员只能坐在角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侃侃而谈,接着成为中共创始人,一路顺风顺水,想不骄傲都很难。

多说一句,为啥说张国焘是机会主义者,拿澎湃做对比就很清楚了,澎湃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们家是超级大地主,据说光仆人就超过1500人,想想这个阵仗,按照正常的逻辑,澎湃应该成长为地主家的狗少爷,成天过着没心没肺,无忧无虑的生活,穿着绸衫,架着鸟笼,带着几个狗奴才在街上调戏良家少女。

可是澎湃没有,这位大少爷到日本留学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马克思的文章,顿时深深被吸引了,觉得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回到家以后就带着农民斗地主,斗哪个地主呢?从他自己开始斗起,他把分给自己的田契一把火给烧了,把地全部分给了农民,从此得到了海陆丰农民的衷心拥护,被称为“农民运动之王”。

澎湃被捕以后,老蒋毫不犹豫就把他给杀了,蒋是全国大地主的代表嘛,在地主们的眼里,澎湃就是不折不扣的叛徒,无论什么组织,最痛恨的都是叛徒,如果都像澎湃这么搞,地主们就要被自己家的叛逆少年给玩死了,他们恨死澎湃了,抓住后就下了死手。

澎湃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为了无产阶级而奋斗,毫无私心,张国焘虽然也出生于地主家庭,但他们家和澎湃比起来差太远了,压根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可是他从来没有主动分过自己家的地,也讨厌和农民打交道,还一直觉得来自湖南乡下的教员是个土包子,整天和农民混在一起,不是土包子是啥?

张国焘加入中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什么共产主义理想,而是为了投机,有点“风投”的味道,和现在的有钱人投资创业公司一样,投入不大,万一成功了呢?那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有利益就继续搞,没好处就跑路,他后来的行为完美的阐述了这两点,所以被称为“机会主义者”。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牛皮轰轰的张国焘没拿正眼看王明,可是这个充当翻译的小伙子却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了他身上,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不止于此,他还观察中共驻共产国际每一个代表的言行。

王明通过观察,明白了一件事,张国焘也好,瞿秋白也罢,这几个中共领导人对马列主义理论的了解好像没有我王明熟嘛,毕竟这些人的马列主义理论都是自学的,王明可是科班出身,在中山大学专门学习的嘛,这就为他打开了想象力的大门,从此以后野心就像牦牛奔驰在荒野上,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1928年的时候,中共已经遭受了连续挫折,首先是4.12反革命政变,斯大林眼中亲密的国民党“左派“将领蒋介石突然暴走,拿起屠刀,给了昔日的亲密战友中共致命一击,让中共损失惨重,陈独秀下课,瞿秋白继续执行共产国际指示,开始了武装暴动,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陆续爆发,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失败的因素很多,主要是共产国际的瞎指挥,当然也有中共也不够成熟的因素,但是在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王明看来,这些都是失败的次要因素,主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领导人不熟悉马列主义,不能够严格按照马列主义指导中国革命,哪有不失败的道理?

如果觉得不太好理解,看看家里的中学生和刚进单位的大学毕业生,就可以明白,在没有遭受社会的毒打之前,每个人曾经是追风少年,觉得天大地大老子最大,虽然一分钱都没挣到过,但是丝毫不影响他觉得下一个亿万富豪就是自己的勇气。

王明就是这样的追风少年,如果放在今天,他也就是一个嘴炮,翻不起什么浪花,要命的是,作为中山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他深受校长米夫的欣赏,双方关系亲密的简直就像一对父子,而且米夫还是共产国际的重要领导,东方部的副部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专门指导中国革命。

王明拥有记忆和考试的天赋,这是他得到米夫欣赏的法宝,可是和他另外一个天赋比起来,记忆和考试就不值一提了,这个天赋就是“整人”。

每个单位都有这种人,做事不咋地,挑起群众斗群众或者挑起群众斗领导的水平却是一流,手段简单而下作,但是非常有效,包括但不限于组织小团体、散布谣言、扇阴风点鬼火、诬告、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等等。

王明在中山大学组织了一个小团伙,天天往中共代表团头上扣大帽子,贴墙报,说瞿秋白是左倾机会主义,是中山大学“反党小组织”的后台,张国焘是右倾机会主义,还说张偷偷跑去翻阅托洛斯基的文件,这个时候,托洛斯基已经被斯大林打倒批臭了嘛,托洛斯基的言论已经成了歪理邪说,把偷看托洛斯基文件的帽子扣在张的头上,就跟武林正派偷练邪派武功一样,这一招的确够狠。

张国焘一直看不上王明,到死那一天都看不上,原因很简单,王明的确是一个嘴炮,干啥啥不行,吵架第一名,在王明开始发动进攻的时候,张国焘虽然不耐烦,还是予以坚决回击,可王明有米夫作为后台,攻势越来越猛,让张慢慢的就受不了了。

等到了1931年1月,在米夫的亲自“指导”下,中国共产党六届四中全会召开,对于中国革命没有任何贡献的王明当选为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实际上控制了中央,年仅26岁,从此,教条主义开始指导中国革命,书本上的标准称呼为左倾冒险主义。

六届四中全会开完后,张国焘回到了上海,他在莫斯科领教过王明的手段,非常清楚王明小人的本质,内心非常鄙视,可是看到王明后来者居上,居然成为了最高领导人,作为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立即选择了顺从,发挥北大毕业生的优势,写了几篇文章,热烈的拍了王明的马屁,说王明是“坚决执行国际和党的路线的最好的同志”。

王明攫取了中共的最高领导权,虽然嘴上牛皮哄哄,可是他的心里还是很虚的,党内很多正直的同志觉得实在太荒谬了,一个没有丝毫工作经验的大学生能够领导中国革命?反对声很大,王明很慌,他需要支持者,谁跳出来表态支持他,他就会提拔谁。

就好像你们单位空降领导一样,尤其是那些装腔作势不干实事的领导,单位的马屁精们立马就会凑上去,狂拍马匹,很快就会得到重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张国焘作为中共元老,他的主动投靠,让王明非常满意,立即投桃报李,委以重任,当时中央决定向全国各地派遣中央代表或者新的领导干部,以便将王明能够彻底控制地方,既然张国焘如此识相,王明就给了他一个肥差,任命他为中央代表,担任中共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书记兼军事委员会主席,成为红四方面军的一把手。

张国焘即将踏上人生的巅峰。

在莫斯科围观了苏共残酷的党内斗争,又亲自领教了王明的手段以后,张国焘已经深得“整人”的精髓,毕竟王明示范的很清楚了,作为一个中共选派到莫斯科的学生,如果按部就班,想当上一把手,即使天才绝伦,建立了绝世功勋,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去了,可是王明靠走上层路线和整人,短短四年时间就做到了。

张国焘决定效仿,刚刚到达,就对鄂豫皖根据地的各项工作进行了猛烈批斗,对每一个领导人都进行了强烈的批判,中心意思只有一个:你们这些人不但水平很烂,工作成果也不堪入目,然后以此为理由,对几十位领导进行了撤职和警告的处分。

这是小人常用的招数,贬低别人抬高自己,张国焘作为党的创始人,在党内的地位非常高,来到鄂豫皖根据地以后,自带“权威”光环,普通群众哪里敢质疑?并且吧,张经历过五四运动的锻炼,天天在街上搞演讲,口才还特别好,忽悠多了以后,很多人慢慢就相信了。

群众好忽悠,那么领导呢?

说到这里,就必须隆重介绍两个超级猛人——曾中生和许继慎,这两位都是军事天才,1988年被我军列为36位军事家之一,这个荣誉足以说明他们的军事才能和成绩,如果能活到解放后,应该都是元帅级别。

许继慎是黄埔一期生,参加了第一期北伐的几乎所有战斗,任叶挺独立团的营长,在决定性的汀泗桥、贺胜桥战斗中,他身先士卒,勇冠三军,这样的人才谁都喜欢,蒋介石和汪精卫也不例外,蒋亲自找他谈话,汪用师长的职位来诱惑他,全部被他拒绝,一心跟着共产党走,很显然,这是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斗士。

周恩来对他的评价是:许继慎政治上很强,很能打仗。

曾中生是黄埔四期生,他的军事才能在鄂豫皖根据地得到了充分展现,在1930年11月,国民党组织军队对鄂豫皖苏区展开了第一次围剿,此时红军主力已经离开根据地,在万分危机的情况下,刚刚到达根据地的曾中生果断组织游击队展开了反击,将游击战术发挥到了极致,拖住了敌军主力,为红军主力围歼外围敌人创造了条件,匪夷所思的取得了胜利。

曾中生不但会打仗,而且会总结,他将在鄂豫皖的战争经验写成了《游击战争要诀》、《与“剿赤军”作战要诀》等书,让毛教员看了以后不禁拍案叫绝,这些宝贵的实战经验最终形成了游击战和运动战的理论,成为毛泽东思想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曾中生和许继慎的领导下,红4军越打越多,鄂豫皖的地盘越打越大,得到将士们的衷心拥护,在鄂豫皖苏区威望极高,曾、许两人非常正直,党性很强,凡事都讲原则,和张国焘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也不可能尿在一个壶里,但是从张国焘的角度看,导致他起杀心的原因绝对和党性、人格没任何关系,而是这两人绝对不可能绝对服从他。

啥意思呢?在职场混过尤其是当过领导的小伙伴都明白,要想获得部下绝对的服从,动之以情是不行的,必须要晓之以利,只有亲手提拔起来的人,才可能对自己死心塌地,这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原因。

在张国焘来苏区之前,曾中生已经是鄂豫皖的一把手了,许继慎就更加不用说了,他可以说是红4军的创始人,在张看来,这两人已经无法用职位拉拢了,既然无法得到,留着反而会成为绊脚石,不如毁灭算了。

张国焘是搞学生运动和党务工作的,没有任何军事才能,这点他还是有自知之明,所以他把干掉曾中生和许继慎的后路都想好了,那就是提拔徐向前,张觉得徐很有军事才能,并且为人低调,关键是没有政治野心,不得不说,张国焘这次还是看走眼了,因为徐向前不是很有军事才能,而是又一个军事天才!

从这里可以看出,四方面军简直就是帅才云集,还有许世友和洪学智这样的猛将,许世友就不多说了,有名的酒肉和尚,打仗超猛,洪学智就是抗美援朝给彭总管后勤的那个大个子,打起仗来也是猛男,连大家最喜欢的抗战电视剧《亮剑》里面的主角李云龙,这哥们也是红四方面军的。

如果没有张国焘瞎折腾,这支英雄的部队无疑可以创造更多的奇迹,可是历史没有如果,在提拔徐向前之后,张国焘心心念念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1931年夏天,中央红军刚刚完成第二次反围剿,气都没有喘匀,蒋介石又集合30万大军冲进了中央根据地,形势万分危机,毛教员号召其他根据地马上行动起来,帮助中央苏区渡过难关。

鄂豫皖苏区立即讨论行动计划,曾中生和徐向前觉得应该采用运动战的方式,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通过重创敌军,迫使蒋介石从中央苏区撤军;张国焘觉得这种想法太小家子气,红4军应该攻击安庆,直接威胁南京,这样蒋介石肯定撤军。

对于张的想法,大家是不是很熟悉?这是典型的左倾冒险主义嘛,放弃根据地人民战争的优势,跑去进攻中心城市,和装备明显占优势的敌人打攻防战,这不是找死是啥?

王明、博古、张国焘没觉得这是在找死,作为开了上帝视角的后来人,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很多人觉得这三个人怎么这么蠢?其实这三人一点都不蠢,不但不蠢,相反智商还非常高,也就是大家口中的聪明人,为啥聪明人会干出这么蠢的事呢?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大家可以看看那些著名的贪官,很多都是寒门出身,由于聪明伶俐才坐上了高位,可是,一旦他们坐上高位以后,就会干出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蠢事来,仿佛失智了一样,最后锒铛入狱。

更有意思的现象是,奴性越重的人,当他得到权力以后,自大的现象越突出,干出的事情更加可笑,不信你看看自己单位,是不是有这样的人?

权力就是一面照妖镜,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话题再转回来,作为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军事天才,曾中生和徐向前立即否决了张国焘的提议,按照自己的想法,指挥红4军神出鬼没,打的国军人仰马翻,迫使蒋介石将围堵中央苏区的一个军调出来,用来围堵红4军,帮了中央苏区一个大忙,完成了中央交代的任务。

可是在张国焘看来,红4军打了胜仗比打了败仗更让他难受,原因很简单,曾中生违背他的命令,还打了大胜仗,这不是公然打他的脸吗?以张的小肚鸡肠能够忍吗?肯定不能啊,他马上给曾中生和徐向前扣上了“犯了严重的路线错误”的大帽子,立即派陈昌浩取代了曾中生,至于徐向前,这是他亲自提拔的,暂时没有动,毕竟军队还需要人指挥嘛,就让徐戴罪立功好了。

陈昌浩接任红4军政委后,立即按照张国焘的指示,开始了SF,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有3000名红军干部被杀,这就是著名的“白雀园大肃反”,其中包括许继慎和徐向前的妻子,年仅20岁的程训宣。

具体的过程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说说这样做的后果,红4军原来的干部基本被杀光了,后来的干部全是张提拔起来的,从此,张在鄂豫皖树立起绝对的权威。

一般来说,经历过这种伤筋动骨似的大清洗之后,部队没有了骨干,战斗力肯定要锐减,可徐向前是战神附体,战争指挥能力已经达到了“艺术”的层次,对于他来说,打仗不是负担,而是享受,很快,他就开始了魔幻表演。

1932年,他指挥红4 方面军(1931年11月7日成立)不停进攻,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在短短6个月的时间内,歼灭国民党军队6万多人,其中,成建制被歼灭的国民党正规部队就达到40个团,在苏家埠一战中,一次性歼灭国民党军5个师2个旅。

战果实在太炫目,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各根据地纷纷发来贺电,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发来嘉奖令,张国焘水涨船高,在党内的地位直线上升,在中央苏区举行的全国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张国焘虽然缺席,但依然被选为中央政府副主席,地位仅次于毛泽东。

蒋介石连肠子都悔青了,当初在黄埔军校的时候,为了笼络人才,蒋亲自找每个学生单独谈话,对于他认为优秀的学生,蒋总是施以小恩小惠,极力拉拢,当然,徐向前和林彪都和蒋校长单独面谈过,在蒋看来,这两个人不善言辞,神情木讷,显然不是他心目中的优秀人才,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蒋识人的本领的确很烂,就是这两个他认为不入流的学生,分别在鄂豫皖苏区和中央苏区,把他认为的优等生打的落花流水,实在是太讽刺了,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蒋肯定冲在第一个要求购买。

鉴于徐向前巨大的威胁,蒋在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将鄂豫皖苏区列为最危险的目标,处于围剿的第一优先级,而中央苏区被列为次要目标,这也是中央苏区第4次反围剿依然能取胜的原因之一,当时博古已经到达中央苏区嘛,毛教员下课,用他自己的话说,过了“三年鬼都不上门的日子“。

蒋介石在鄂豫皖苏区周边调兵遣将,徐向前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他建议立即收缩部队进行休整,养足精力应对国民党的进攻,徐的意见无疑是正确的,凡事都要辩证去看,红4 方面军虽然战果辉煌,可是打了半年时间,早已疲惫不堪,战斗力快速下降,必须进行休整。

可张国焘陶醉在巨大的成功中,不可自拔,完全丧失了理智,在他看来,国民党军队溃不成军,正是趁胜追击扩大战果的大好时机,只有傻子才会停下来,他命令红4方面军继续进攻。

在张国焘的瞎指挥下,红4方面军全体将士浴血奋战,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失败了,被迫转移,2万多红军踏上了漫漫征途,这就是红4方面军的长征。

红4方面军长征过程中,最凶险的一幕出现在漫川关,这是鄂西北进入陕南的一个隘口,仅仅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杨虎城的部队几千把枪对着出口,后面是国民党追兵,如果不能通过漫川关,红4方面军将全军覆没。

面对这种情况,张国焘怂了,顶不住了,他建议解散部队,能跑一个算一个,这个软骨头建议被徐向前当即否决,徐认为部队已经很弱了,如果解散,那无异于自动放弃抵抗,只能成为国民党砧板上的肉,一个都跑不掉。

张此时已经完全慌了神,再也不复平时的威风,这副软蛋样让徐向前十分鄙视,连张的亲密小伙伴陈昌浩都看不下去了,对徐说“向前,你决定吧”!

徐向前是怎么干的呢?他横下一条心,让部队不停冲锋,完全不顾伤亡,红军一排排的冲上去,又一排排的倒下去,尸体堆满了山谷,让负责狙击的陕军手都在打颤,这已经不是打仗了,而是单向屠杀,陕军的枪管都打红了,打软了,只能浇水降温。

趁着这个机会,在许世友的带领下,红军一举冲出了死地,逃出了生天。

红4方面军来到了川陕交界处,徐向前率领部队继续表演,在大巴山大战六路川军,在武器装备和人数远远低于敌军的情况下,继续以少胜多,把川军打的屁滚尿流,红4方面军也空前壮大,从长征开始的2万多人,增加到了8万多人。

垂头丧气的张国焘又开始神气起来了。

接着中央红军开始长征,红4方面军负责接应,此时的张国焘还是听指挥的,接到中央命令后,红4方面军拔寨而起,全体出动,向川西北转移,也就有了两军在夹金山下会师的事情。

听说点赞的不是帅哥就是靓妹哈!

两军会师以后,张国焘野心膨胀,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红旗》专栏。

红旗www.zhihu.com/column/c_1376248417811746816

喜欢的小伙伴在4月5日之后,可以关注公众号“功夫哥”,有惊喜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