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E的逆袭

《三国演义》第一回中有这样一句开场白:“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在异彩纷呈的开源盛世,也是群雄逐鹿,各显其能。今年3月底,当增长型投资者EQT宣布完成从Micro Focus收购SUSE的交易之后,业界最大的独立开源公司就此诞生。这不仅是开源历史上的又一里程碑,也是SUSE公司20多年发展过程中最值得铭记的一刻。

01

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

成立于1992年的SUSE公司,当初只是一家由3名德国数学专业大学生和一名刚毕业不久的软件工程师成立的小公司,作为一个Unix咨询小组来开发软件和功能。在20多年后的今天,就是这样一家严谨的,秉承开放、开源策略的公司成了开源领域的领航者,真是应了那句话——功夫不负有心人。

SUSE在历史上曾经有过3个东家——2004年被Novell收购,之后Novell又在2011年被私募公司Attachmate收购,再之后Attachmate又被Micro Focus收购。不管母公司如何变化,SUSE的发展似乎都没有受到影响,在过去8年中一直保持着快速增长的势头。“无论何时,SUSE始终专注自己做的事,做自己想做的事。”SUSE公司副总裁、亚太区及日本总经理江永清表示,“在发展过程中的每个关键节点上,SUSE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这才使得SUSE这艘大船能够始终保持前进的航向。”

业界最大的独立开源公司诞生

SUSE于1994年发布了其第一个Linux发行版——S.U.S.E Linux 1.0。1999年,公司与IBM建立合作,引入许多具有远见性的项目,其中最著名的是双方合作向大型主机中导入Linux代码。一年后,SUSE成为当时唯一一家为IBM大型主机提供商业支持的Linux操作系统公司。几乎在同一时期,SUSE与SAP的LinuxLab建立合作,成了首家被指定为“SAP全球技术合作伙伴”的Linux提供商。就是这些具有深远影响的合作,为未来SUSE在企业级Linux操作系统市场上的成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江永清最近在拜访新加坡一位政府部门的客户时,对方表示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使用SUSE的产品,都源于十多年前就采用了SUSE的Linux IBM Z版本。SUSE还是在Linux上运行SAP工作负载和应用的领先者,SAP工作负载的70%运行在 SUSE Linux上,SUSE有超过8500个应用通过了在SUSE Linux上运行的认证。进入x86时代,开源软件的普及速度越来越快,SUSE的客户群也在持续扩张。而进入云计算时代,从OpenStack到容器再到多云管理,SUSE一个也没落下。

一米见方的蛋糕,喷洒的香槟,不久前SUSE中国团队举办了一场热闹的公司独立庆典。这是一个新的转折点,也是一个新的起点。江永清表示,作为领先的企业级开源软件定义基础架构和应用交付解决方案提供商,SUSE将始终以“开放策略支持开源技术”,在任意地方(包括企业内部、混合云和多云)为客户工作负载提供卓越的服务、价值和灵活性。

开源是技术创新的基础,开源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这已经被无数厂商和客户的实践所证明。开源技术是没有国界的。中国的许多软件企业正是借助开源迈上了发展的新台阶。

02

音乐会与“演奏家”

国内某开源软件厂商曾向记者坦露心声,辛辛苦苦致力于开源软件开发和应用推广,并积极向社区贡献,但是几年下来,生存仍然是个大问题。从开源技术被认可到开源软件的商业成功,这中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随着云计算、开源技术的流行,市场上涌现出大量开源软件初创企业。这些开源软件初创企业虽然每个都在技术或商业模式上有自己的闪光点,但是大多数采用项目制,而且很大程度上受到投资方的左右,很多时候不能按照自己既定的方向持续进行钻研和积累,有些还没坚持到迎来市场的曙光就已经夭折了。

SUSE公司副总裁、亚太区及日本总经理江永清

开源看似进入门槛低,但是易学难精,只有深入开源的世界后才会了解,有大量技术和商业上的难点、瓶颈需要克服。比如,开源软件企业要拥有大量具备深厚技术底蕴的工程技术人员,必须持续大量地进行研发投入;再比如,开源软件未来要进入企业核心应用,软件本身是否足够安全、可靠,厂商能否提供长期的技术支持和服务,这些资源和能力对于初创企业来说都是高门槛。

江永清表示,作为独立、可信赖的合作伙伴,SUSE通过跨国组织架构和基于安全的企业级技术打造的优质合作伙伴生态系统,可为企业客户提供软件解决方案、支持和服务,帮助他们顺利完成数字化转型。在全球,SUSE目前参与的开源项目超过100个,拥有5000个商业合作伙伴,其软件广泛服务于从贸易到生产制造,再到电子商务和航空交通等各个领域的企业客户。财富杂志全球50 强企业中 80%以上的企业在其数据中心部署了SUSE Linux;在北美的零售市场,70%的零售商也使用SUSE Linux。“SUSE之所以能够赢得行业客户的信任,凭的是多年来的专注与深耕,以及与客户的良好互动。”江永清表示,“20多年来,SUSE的规模增长了三倍以上。”

作为一家德国公司,SUSE的身上处处体现着严谨、务实的作风。“从开源来,并积极回馈社区。开发、应用、修改、回馈、再升级,SUSE不断打磨产品,保证其质量和稳定性,并保持与开源社区的良性互动,但不会随波逐流。”江永清打比方说,“如果说开源技术是乐谱,那么开源软件在商业上的成功就像是举办一场成功的音乐会,会有客户主动付费来欣赏,而开源软件厂商就是那个演奏家。”

演奏家的商业价值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由付费听众决定的。开源软件初创企业在这方面还要向SUSE这样成功的“演奏家”好好学习。

03

站得再高一些,看得更远一些

专注于企业IT基础架构的SUSE的产品线越来越长,不仅有旗舰的Linux操作系统,还包含云平台、软件定义存储、管理工具等。江永清介绍说,最近几年,在中国销售增长势头最猛的其实是操作系统之外的产品。

随着用户对云原生应用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和旺盛,很多大型企业都在基于容器开发和移植云原生应用。SUSE不仅与国内外许多知名的云原生企业进行技术合作,大力推动容器的部署和应用,而且在OpenStack方面一直起着引导和带头作用。SUSE 公司2012年便发布了首个基于OpenStack的企业私有云解决方案,如今SUSE OpenStack Cloud 9也将于4月份推出。江永清表示,OpenStack已经过了炒作的最高峰,目前在落地企业应用的过程中必须考虑更多方面的问题。在亚太地区的不同国家中,云计算应用的进展并不相同,相比之下澳大利亚的云应用最成熟,用户正从私有云逐步过渡到公有云;而亚太地区的发展中国家,仍处在基于OpenStack构建一个全新的云平台的阶段,对技术和成本的可控性要求比较高。在中国,基于OpenStack打造私有云成了众多行业客户的共识。中国的云计算厂商在私有云、OpenStack上的投入力度非常大,在客观上推动了OpenStack的深入应用。另外,SUSE还为部署和操作OpenStack私有云提供了全新的OpenStack培训和认证。

SUSE北京办公室,内部设计十分别致

让江永清引以为豪的是,SUSE在软件定义存储Ceph上也取得了可喜的进展。比如在一些需要横向扩展的应用中,SUSE的软件定义存储产品获得了用户的青睐,被用于视频监控或者对成本控制有严格要求的项目中。SUSE的软件定义存储具有超强的可缩放性,可从单个存储设备扩展为经济高效的云解决方案。

SUSE也擅长促进和利用上游创新,以创建可通过与其他技术相结合来最好地满足客户企业级的需求。这种应用于软件定义存储的方法提供了扩展能力极强的解决方案,大大降低了存储成本中的设备与运营费用及避免专有解决方案的供应商锁定。

谈到未来在中国的发展,江永清告诉记者,SUSE在中国的研发团队是公司全球第三大的研发团队,面向中国本地的用户开展了大量研发工作,比如在服务器p. 8和桌面领域尝试了适合运行关键任务的研发,软件定义存储的很多功能也是在中国开发的。在独立运营后,SUSE将继续加大在中国研发、销售和市场等方面的投入,为中国创新的前端应用提供坚实、可靠的关键基础设施层面的支持。

国内某知名银行的CIO在与IT厂商交流时习惯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公司的开源策略是什么?”在开源已经成了行业发展风向标的今天,我们应该站得更高,看得更高。“我们的公司文化是,关注下一个趋势和挑战,突破自己。”江永清如是说。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云报中国云报小编微信:Taogebj联系邮箱:1532776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