鸱鸮

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今女下民,或敢侮予?

注释

译文
猫头鹰啊猫头鹰,
你已夺走我孩子,
别再毁坏我家室。
操心操劳多辛苦,
养育孩子我病倒。
趁着天上没下雨,
寻取桑树的根皮,
捆扎窗子和门户。
如今你们这些人,
也敢把我来欺侮。
我手操劳已麻木,
我采白茅把巢补,
我把茅草储藏起,
我嘴积劳已成疾,
我的家室未筑起。
我的羽毛已稀少,
我的尾巴已枯焦。
我的家室太危险,
风雨飘摇很难保,
我心恐惧大声叫。

赏析
这首诗以寓言的方式,表现了一个弱者在强者面前的倾述和呼号,为自己风雨飘摇、朝不保夕的命运而哀鸣。
动物界生存竞争的法则是“物竟天择,适者生存”。为生存而挣扎奋斗乃天性所决定。如果说上帝造物别有用心,那就是让它们相互竞争,弱肉强食,强者生存,弱者亡种。这一法则是冷酷无情的,不允许有任何幻想和侥幸心理存在。
另一方面,强者和弱者虽然像是天生的,比如狮子与羔羊,但是弱者各自有各自的“高招”,斗不赢可以跑,排不过体力可以拼智慧。这一来,物种的丰富性便得以保存,大千世界便热热闹闹更精彩。
与动物相比,人的生存境况是触目惊心的。人之中身体上的强者往往是受压迫和受奴役的,比如奴隶;人受着太多社会的、传统的、心理的、观念的、政治的束缚,强弱之别不是依自身的本领(谋生的能力)来决定,而是取决于地位、名声、财富、权力、偶然的机会。可以假设,如果夺去权势者、富有者、名人、暴发户们除自身以外的一切东西,把所有人放在同一地平线上,那么,也许那些所谓“强者”恐怕是最软弱、最无能、最不能自食其力之辈,更不用说有资格参与无情的生存竞争了。